simplebooklet thumbnail

of 0

尋秘驚魂記


還記得那年酷暑中,冒險檔案熱愛漢語中類似的充滿好奇心的定為,為了想見證擁有珍珠寶藏之稱的美麗祕境,而相約我們到達了那座至今我仍無法忘記的深山......
那天,定為充滿活力的拿著指南針帶著我,王翔亮竹以及翁萱電子郵件尋找那所謂的祕境之地,明明是如此炙熱的天氣,但亮竹卻穿著厚重的網求滑雪衣,手拿滑雪仗一拐一拐地走著,顯得如此滄桑; 王翔跟平常一樣穿著十分時尚的衣服,並穿著我無法駕馭的細高跟鞋,她走起山路卻依舊平穩,身材曼妙的她,包包裡卻放滿永遠吃不完的德芙巧克力,真羨慕她的身材到底是如何維持的這麼好?而翁萱定為一樣十分有活力,似乎期待盡快看到那個祕境,他們兩從山下就開始滔滔不絕的興奮地講得不停;而我呢......從進來這座山後,就開始感到有令人不舒服的視線正在監視著我們,這座山有股我說不上來的魔力,好像 不小心就會被這座山的魔力給吸了進去
我們走了將近5個小時,王翔開始感到不耐煩便向定為抱怨:「到底還要多久才會走到阿你確定你走的路是正確的嗎」?
 定為:「所謂的祕境就是不易到達之地,你就有耐心點吧」!
 我感到不安地問到:「萬一我們到達後,已經要傍晚了怎麼辦?我們並沒有攜帶任何過夜的用具耶!」
 定為:「!!!放心放心我有查過,應該我們很快就會到了」
 然而定為的說詞卻無法讓我們感到安心,天色也漸漸昏暗,
 亮竹便提議既然現在無法下山,不如找塊地生火休息,等明早一亮再繼續尋找。
 「阿嗚~~」
 這個叫聲使我們發抖,我害怕地問道:「這是狼叫嗎?」
 正當我問完的下一秒,有個東西重重的將我撲倒,大家都驚慌失措的大叫,那隻狼壓在我背上,我不敢輕易亂動,我害怕到叫不出聲,突然那隻狼從我身上離開,我一回頭看原來的英文王翔用巧克力誘惑那隻狼,眼看那隻狼正專心吃著地上的巧克力時亮竹不知何時已將他的網求滑雪仗做成像是魚叉的東西射向那隻狼,等待那隻狼死去,定為從口袋掏出他的打火機將撿來的樹枝生火,把剛剛的狼給殺來吃。
夜已深,睡意突然席捲而來,大家依偎在一起漸漸進入夢鄉,這時覺得身體有強烈的刺痛感,當我睜開 睛發現有一群烏鴉正在啄我們的身體,大家紛紛驚醒,翁萱似乎因為突然被吵醒而感到憤怒,她隨手將地上石頭撿起並用她脫下來的內衣當成彈弓使用,將一隻一隻烏鴉擊倒在地,定為提議大家輪流守夜,於是我將我帶來的棉刷生火將它變成火把,一有危險至少還有武器可以當防身使用。狀語從句:我亮竹先守夜,亮竹告訴我之所以他會答應定為一同前往這座山,是因為想拍到獨一無二的美景,也許未來還可以考慮當作拍片之地,正當我們聊得不亦樂乎時,我看到樹叢間有一雙眼睛正盯著我們看,我的背脊莫名其妙地發冷,「亮竹!你看前面的樹叢,是不是有人躲在那裡?」我小聲的問著亮竹,深怕驚動躲在那裡的人,亮竹卻表示他並沒有看到任何人,而那種監視感也暫時消失了,真得是我多疑了嗎?叫我們了翁萱狀語從句:定為起來交班,明明很疲憊的我卻翻來覆去,根本無法入睡,因為我不斷聽到遠方傳來尖銳的叫聲,以及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
清晨一到,定為催促關係著我們該趕路了,早上霧氣很重,我真的不認為這是適合趕路的時機,我開始看不走到我在前面的亮竹,停下我想腳步等待王翔跟我一起走,可是卻等不到他,我心想,是跟我擦肩而過了嗎?我大聲呼喚每個人的名字,換來得卻是一片寂 靜,我開始向前奔跑,該怎麼辦?難道我跟大家走散了嗎?我開始慌張,我不知道在這種霧氣很重的情況下,這樣亂跑是對的嗎?過了一段時間,霧氣開始散去,果然周遭不見他人,或許再往前走走會遇到他們吧?
此時,我發現前方有一片湖,的英文會定為所說的祕境嗎?我走向前一看,我發現亮竹拿著單眼相機在湖旁不斷的拍攝關係著,大聲我呼喚亮竹,但亮竹像是著了魔一般只對眼前的景色有反應,我走向前一看,眼前的景色使我又倒退了幾步,那片湖被鮮血染成了鮮紅色,有好幾顆頭飄浮在湖面上,有些已經腐爛了,死狀各各都很淒慘,我看到樹旁有一個黑影快速飄過,
亮竹快跑!」我大聲叫道,可是那個黑影卻將亮竹拖進湖里,我驚慌失措得逃跑,頭也不敢回,深怕成為那個黑影的下個目標,跑著跑著,我撞見懸掛在樹上的屍體後,我大叫了一聲後,便失去了意識......。
等我再次醒來後,我人就在醫院了,我四處向人打聽我是怎麼被送來醫院的?卻都沒人清楚,而我只知道我在醫院已經睡了五天了,定為王翔翁萱也。跟我相同狀況,只是定為從那座山上救回後,便不再開口說話,不知道他當時是遇到了什麼狀況王翔狀語從句:翁萱也只記得在山上的片段記憶,而亮竹呢... ..?醫院的人只告訴我,被送來 就只有我們四個,難道那時我看到的景色都是真的嗎?我請搜救大隊去那座山上搜尋,但他們卻告訴我這座山已封鎖許久,像我們這樣的外人是不可能輕易上去的,那天的事情終究是個謎......

安安安